撩兔不吃素

KYO

A君的雪花球

凯源合唱

声色永相随:



A君的雪花球


 



很久很久以前。有一个小孩,暂时叫她A吧。A,挺平凡的一个小孩子,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件礼物,一个很神奇的雪花球。


 


和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雪花球都有所不同的是,每一次摇晃它,雪幕落定后,球体里面都会出现不同的东西——有的时候是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小雪人;有的时候是两位小王子和两只小青蛙;有的时候是张国荣的肖像;有的时候是一位孤寂桀骜的小小姐;有的时候,是一颗漂亮饱满的、深紫色的、隔着玻璃看看就能让人掉眼泪的洋葱。


 


A擦擦眼泪抱着雪花球,仔细端详,爱不释手。这个世界总是忙碌又粗糙,她只是个太平凡不过的人,很少有机会能得到这么好的礼物,她有些手足无措。想了半天,只能拿脸蛋蹭蹭它,再用额头靠靠它。太喜欢啦~但也只能这样了,我要好好保存它,A想着。


 


真是一颗独一无二的雪花球啊,很多小伙伴跑过来,说:“好漂亮的雪花球,能一起玩吗。”A想,这样的雪花球世界上也只有这一颗啊,她喜欢别人称赞它,很开心地一起分享。大家不约而同地觉得应该好好对待这个宝贝儿,它被传到了离A有些远的地方,人群最中心的地方,A有点惆怅,但是也为它高兴自豪。


 


后来有一天,A的小伙伴B C D 对A说:”有那么多人都喜欢那个球哎,所以我们应该让它变得更好看才对!你觉得呢!“


 


A想想觉得,她们说的,应该是对的吧。就点了点头,看着B拿工具撬开了雪花球的基座,清水和雪花落到地板上,似乎有什么倏然消失了,A没来得及抓住就消失了。她觉得非常遗憾,但她没有说,A觉得自己应该和大家一起往里增添新的东西才对,A B C D们往雪花球里增加了很多很多漂亮的东西,都是从制造方那里高价买来的最新装饰,还贴了许多金箔标签,最后还换上了橙色的基座,它看上去的确比以前威风了很多~不过也确实和以前大有不同了。


 


A有点难过,但还是带着笑容和大家在一起。


 


之后的日子里,大家不断讨论着,这个雪花球里到底应该增加什么、丢弃什么,最终起了争执…好吧几乎是天天争吵不休,最恶毒的话语,最自私的心境,甚至最卑劣的手段。A感到难过害怕,她怯怯地站在争吵的人群旁边,小声说:“那个,我想回家了,能把雪花球还给我吗。”


 


不知何时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们大声呵斥:“你不要搞错了,它可是我们大家的东西,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,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!”好吧,她们说得确实没错,A闭嘴了,但她没有离开。


 


争吵还在继续,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
 


在这段时间里,A成了最受排挤的那一个,也受了很多并不愉快的教训,她坚守着自己的那个角落没有离开,也终于发现自己声音太小的话没有人会听得到,也提高了声量,说实话她有点受不了了:“我想要回自己喜欢的那个雪花球!”


 


争吵暂停,所有人都看着她。


 


人们面面相觑。


 


最后还是B最先开了口:“你在说些什么?什么雪花球?”


 


C撇撇嘴:“从来就没有过那样的东西啊。”


 


D冷笑:“你是有妄想症吗?”


 


大家群情激奋,觉得A这个孩子实在太不要脸了。还有一些人躲开了A的视线,嗫喏赞同着“从来就没有过A君的雪花球”这个观点。


 


A震惊了,怎么会这样!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?就,我的那个,里面会有雪人、洋葱、青蛙王子的雪花球啊,当初你们都特别喜欢的那个!当初我以为你们会和我同样珍惜的那一个啊!


 


A挣脱人群,爬上了那座现在看起来如小山一般庞大的皇座,拿到了那个雪花球,她用力晃了晃,再用力晃了晃,里面的东西有很多,缤纷非凡,千姿百态,可是再也看不到最初属于她的风景了。


 


她从家里拿了当初的单据找到厂家,负责接待的人员看了一眼皱巴巴的单据,笑容可掬地表示:对不起,可能哪里出了点岔子,事实上我们的生产线上从来没有出产过这么低级的产品。如果您感兴趣的话,我们诚意向您推荐这一款最新的产品——


 


无力比愤怒和悲伤加起来还要多,A拒绝了。


 


她回到了那座由无数闪闪发光的玩具、菲林、唱片、奖杯和装饰品堆积而成的,山一般的王座旁边,有些茫然,身后的人群嘲笑在她:都说了你是妄想症了!神经病,疯子,贱人。


 


然后她们开始了日常的、例行公事式的恶毒攻击。


 


A闭嘴,在那座金光闪闪的小山里翻翻找找,在那些闪光夺目的、棱角锋利的装饰中穿行并保证不迷路,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不过后来她再没有流过眼泪了,她甚至乐在其中。她觉得自己像鲁滨逊、贝爷,有时候更像唐吉歌德、或者老渔夫桑迪亚哥。别人眼里她是个傻瓜、拾破烂的,是个不合群的讨厌鬼,但在她年轻的生命里,她自觉已翻越千座大山、万条河流。


 


谁比谁更疯一点,这个争论会继续下去的,她永远榜上有名。但她再没有流过眼泪了。


 


直到某一天,和往常一样,她翻翻找找,就像最近一段日子的每一天,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然后她看到了一颗洋葱。它不再那么新鲜饱满了,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,因为它非常特别,隔着玻璃看看就能让人掉下眼泪,何况此时此刻她将它重新握回了手心。


 


她匆匆擦去眼泪,继续努力翻找,啊原来丢掉的东西一直都在这里——手里夹着兰州烟的小小姐,弯弯的安和桥,青蛙们和王子们、张国荣肖像,秋天的风、夏天的树,在冬天依偎在一起的雪人。


 


非常神奇,渐渐地,它们看上去不再陈旧,一如初见,美好得无与伦比。这个世界总是忙碌又粗糙,她只是个太平凡不过的人,很少有机会能得到这么好的礼物,她有些手足无措。想了半天,拿脸蛋蹭蹭它们,再用额头靠靠它们。


 


很对不起啊,我把你们弄丢了。又让你们在这里等我那么久。


 


A把这些都收拾了起来,贴着心口放好,再次向那座皇座的顶峰攀登上去。这一次,她毅然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
 


底下的人群在沸腾,在叫骂: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小偷。


 


她就笑笑不说话。




END